胸闷,行尸走肉第二季,喉咙痛吃什么药

频道:国际新闻 日期: 浏览:229

记者丨陈卉雯 彭镜陶 礼赞 廖茁雅 郭婧

撰稿丨陈卉雯 礼赞

编辑丨彭镜陶

责任编辑丨吴璇璇

排版丨荣筱菁

五道口附近,是清华、北语等高吉加页校的聚集地。

在熙熙攘攘、一派繁荣的“宇宙中心”的夜晚,在五道口一家马来西亚餐厅门前,黄进泰正在和他的马来西亚同学挥手告别。气温已经零下了,他们每说一句话,就呼出热腾腾的气来。这里的一场聚餐刚刚结束,他们聊了聊最近的学习生活。对于在中国留学的马来西亚人而言,定期的老乡聚餐是唯一的慰藉。而此时的马来西亚,还穿着半袖开着空调,温暖如春。

在马来西亚餐厅不远处的一家韩国料理店,一群韩国留学生正在聚餐,和马来西亚留学生的画风不同,他们吐槽了学校最近的烦恼,商量着一会儿去哪家夜店蹦迪,灯红酒绿之间,王大强皱了皱眉头,悄悄跟朋友赔了个不是,溜出了餐厅准备回学校了。

“这是留学生吗?”

文学院2017级的学生们兴许还能记起黄进泰这个名字。

一年以前,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气质平和亲切,看起来很是精明能干的男生作为留学生代表在院开学典礼上发言。他一开口,观众席上的中国学生就暗暗炸乌藤席翻了天。“天啊!这是留学生吗?普通话也太好了吧,比我说的都好!”来自重庆的小陈发出感叹,她的广东室友频频点头,其他人也在啧啧称奇。无独有偶,今年9月,黄进泰的三弟也在院开学典礼上代表留学生发言,台下同学的反应和去年如出一辙。

讲一口流畅的普通话对黄进泰和弟弟们来讲并非难事,他们是祖洛宁韦北海籍广东的马来西亚华人。黄进泰个子不高,身材瘦小,看起来像典型的中国南方人。

1995年,黄进泰出生在马来西亚马六甲州,那是一个四季温暖如春的地方。他是家中的长子,爷爷亲自为他取了名字。但是因为爷爷早已离世,“进泰”二字的寓意已经无法得知。

由于父母经商的缘故,童年的黄进泰在马来西亚的许多州都短暂生活过。他没有上过初中,小学一毕业就和两个弟弟远离故土,到北京昌平的一间“私塾”就读。“私塾”里有一对夫妻带着十多个中国各地的孩子,他们向孩子们传授了很多中国传统文化知识,黄进泰就是在那里养成了写软笔书法的爱好。

结束了在“私塾”的学习后,黄进泰返回马来西亚成为了马六甲州一所高中的插班生。临近高考,父母还是觉得去中国上学是个不错的选择,回来也好找工作。黄进泰便开始着手准备申请中国大学的材料。在黄进泰远渡重洋来到异国他乡读书后,他的两个弟弟也在积极做准备,三弟和哥哥一样,已经来到了北师大学中文,二弟还在家中准备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习工科。

周五的晚上,忙碌的黄进泰和三弟在食堂见了一面。他们打开手机和老爸老妈视频通话。由于回家的机票很昂贵,兄弟两人也不常回家,父母看见和睦的兄弟俩,隔着屏幕露出了笑容。

他们还穿着凉爽的T恤衫,而兄弟俩已经穿上厚厚的卫衣了。黄进泰的卫衣领口还能看到里面白色的线衣,就算是在北京留学多年,黄进泰也没有适应冬季寒冷的天气。

日韩混血的韩国留学生王大强身份证上的出生年份也是1995年。至于这个中文名的来源,还得说起一件颇具中国特色的小事——大强曾偶然接到一通诈骗电话,对方问先生贵姓,他下意识说道:“姓王,王大强。” 至于为什么是王大强而不是王狗蛋,是因为他看过《万万没想到》,知道王大锤。挂断电话后,骗子还穷追不舍,发短信质问他:“王大强!你怎么能挂我电话!”朋友们听了觉得有意思,这个中国名字就这样叫开了。

王大强和诈骗分子的短信记录

王大强虽然是一个日韩混血儿,但在中国的生活经历很丰富。他来北师大就读前,曾在台湾求学。台湾给他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提到在台湾遇到的朋友邪恶帝母亲们,他总会浮现出微笑,连连称他们“热情”。在那里,他学会了书写汉字,甚至学会了闽南话,面对来自福建的记者,一句 “哩系胡建郎?窝阿嫲系宜兰郎!(你是福建人?我奶奶是宜兰人!)”脱口而出。

地道浓郁的地瓜腔暗示了王大强拥有极高的语言天赋。除开英语日语韩语汉语,他甚至还能讲一点点西班牙语。

“抽烟喝酒烫头”?

从小在北京生活,黄进泰很适应也很喜爱中国。但自从来到北师大,一切却好像变得复杂起来了。

在北师大,黄进泰跟中国学生几乎很难有交集。留学生和中国学生不在一起上课,不住一个宿舍楼,活动范围很难有所重合。对于自己想去的社团或组织,则更是无从得知相关信息。留学在中国,尽管已处于这片地域之中,对外沟通的壁垒却难以打破。

在北师大庞大的亚裔留学生群体里,“中国学生对韩国留学生的印象普遍不好”。王大强也明白这一点。有的中国同学讳言他们“喜欢交际”、翘课出去玩老师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学校就是“混日子”,有的直言韩国人就是“抽烟喝酒烫头”。

不巧,王大强正是这样的“家伙”。他顶着一头天生的亚麻色短发,隐约露出几缕栗色的发丝,仿佛漂染不到位的后遗症;他也抽烟,谈论起抽烟的场景时会很自然地并起两指贴在嘴边示范;喝酒对于他来说更是再自然不过,失恋后的将近一个月里,他整夜泡在熟悉的酒吧里,但实际上,他是不喜欢去夜店和酒吧的,尤娃娃谈阿橹杀人其不喜欢一群人一起去。

但屁股缝以“抽烟喝大人荟酒烫头”来概括他,却是以偏概全。因为曾在台湾读过几年大学,王大强来北师大的身份是高龄新生。在韩国的语言体系中,他自居长辈,其他韩国留学生平日里和他说话都需要使用敬语。

年纪的增长,不仅使王大强有了“做长辈”的自觉,也让他自然地对身边的晚辈朋友流露出下意识的关怀。王大强的韩国朋友们甚至叫他“金妈妈”。

新学期刚开学,大一新生们在邱季端外集合等待打疫苗。烈日炎炎,王大强看同班学生暴晒在阳光下,主动自掏腰包购买了一箱矿泉水搬到队列里,分发给同学们。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样出于关心和善意的举动,不仅没有换来一声“谢谢”,还使他听到了有些同学“是不是作秀给我们看,想当班长”的嘀咕。

王大强感到失望。自此之后,他得出了中国人“表面上很友好,但很喜欢在背后说不好听的”的结论。他的韩国留学生朋友们则“告诫”他跟中国朋友“认识就好,不要深交”。

“很少和中国学生打交道”

北京的韩国留学生群体颇为庞大。

在北师大,就大约有500名韩国留学生。王大强有好几个韩胸闷,行尸走肉第二季,喉咙痛吃什么药国留学生的微信群,从北师、清华、北千冬大到面向整个北京。他和群友相约出去喝酒、游玩、同去夜店。同胞相聚,跳蚤市场的功能也十分强大,挂出买卖信息,互加好友,深圳科略教育集团现场验货,他就通过这样的方式,得到一台电动车。

群里时常组织活动。一次“MTOT”嗯啊哥哥不要,他们租下几辆旅游车,到一个偏远山区里,包下一栋别墅,唱歌喝酒,玩了三天两夜。但聊到中国学生和留学生都能参与的活动时,王大强坦言不知道,“我们很少和中国学生打交道。”

王大强来中国后认识的朋友,以留学生为主。留学生群体里,大家都很友好,形成了一个无形的庞大社交圈。有趣的是,在中国,比起汉语而言,是否掌握英语的不确定性反而更高。当韩国、越南、蒙古、日本和俄罗斯的留学贞德本子生在一起交流时,大家都说起了中文而非英文。

但王大强仍然认为自己来到中国是应该结交中国朋友。道理很简单,在韩国一样可以认识韩国朋友,为什么千里迢迢来跨国结交同胞呢?另一方面,虽然他积极参与学校活动,与中国学生的交流却仍然很少。

日本留学生帮王大强报名参加了“我帮舍友找对象”活动

王大强说,留学生们很少用微信。校方对留学生通知的发布,一般是通过学校的留学生办公室的邮件系统,语言统一为中文和英语。邮件从发布留学生被录取信息开始,一步步指导留学生报道、入住、领取奖学金。他们入学需要经过留学生考试,如果在全校留学生中排名前十,就能够领取奖学金。王大强接到留学生办公室工作人员的电话,才得知自己获得了政府奖学金,他高兴地在朋友圈分享了通知短信截图。

不少中国学生认为留学生“圈子比较牢”,中国学生难以“打入”其中。黄进泰却与之不同。被问到有什么在北师大的中国朋友,黄进泰列举了文新羽毛球队的队员。

“我是留学生,有意加入你们”

相比初来乍到的王大强,在北京生活多年的黄进泰显然找到了更加自在的大学生存之道。身为留学生班班长的他热情而亲和,喜欢参与活动,把自己的课余生活安排得丰富多彩。作为马来西亚学生会的副会长,他会商量组织给每一个学员传达祝福,庆祝生日,留学生之间的聚餐他也都要去参加。他还加入了一个公益组织,每个月都会去敬老院做关怀。老人们总觉得他是小孩子rw芙妹,听说他是外国人后“很开心”,会问他“想不想爸爸妈妈”。

文新羽毛球队是黄进泰与中国学生联络的一座小小桥梁。

黄进泰喜欢羽毛球,把它当做真心的爱好。但加入北师大的羽毛球文新联队却是很曲折的进程。

球队并没有面向留学生的招新宣传,信息的传递全靠微信朋友圈的转发。大一的时候,黄进泰一直在断断续续地寻找一个媒介,但整整一年,他甚至不知道北师大存在文iyunssr新羽毛球队这样一个团体。直到这学期开学,文院学生会发出了羽毛球队招新的推送后,队长杨焱才在微信里看到了一条好友申请:“我是进泰,我是留学生,有意加入你们战队(指文新羽毛球队)。”

黄进泰(左一)和中国学生一起打羽毛球

对于黄进泰和文新羽毛球队的相遇,队长杨焱认为是 “一种幸运”。今年的招新是一场“丰收”,文新羽毛球队招收到包括黄进泰在内的三位留学生,水平都颇强。其中唯一一位女留学生队员是被黄进泰拉进队的杨雷陈菱同学,杨焱眉飞色舞地赞美着她高超的球技。“感觉她来了,我们都可以退休了!”

球队的高年级学生早就知道留学生的球技不错,尤其是马来西亚籍留学生。但苦于没有信息交流的渠道,双方长期处于井水不犯河水的“各打各的球”的状态。

运动似乎是很好的交流机会。然而微妙的是,由于水平的差异,杨焱又通常将留学生们安排在一起训练,常常是黄进泰和杨雷陈菱两人进行对练。

黄进泰是球队训练的积极分子,用杨焱的话说“不仅爱好,而且很上心。”每个周天的上午七点,黄进泰背着自己的两块球拍准时出现在邱季端,热身过后更换球衣,在右膝盖戴上他黑红色或是肉色的护具,开始高强度的专业训练。这大概是一周中杨焱和黄进泰的唯一交集。杨焱对黄进泰的印象很不错,他的健谈忍者高飞开朗,让杨焱觉得他是“向周围散发着阳光的人”。但除了打球以外,他们却鲜有其他深入交流。杨焱知道黄进泰周六去带家教,却不知道他具体教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他除了打球以外的兴趣爱好。

黄进泰去年开始兼职做家教,“老花爸妈的钱也挺不好的”。学生是个“很可爱”的二三年级小孩子。他每次从家乡回来会给孩子带一些小吃。出人意料的是,他教的是书法。“硬笔字和软笔许空凛字,我比较喜欢这个。”

孩子家住在北京电影学院的家属楼。第一次去的时候,黄进泰热情地介绍了自己,包括自己的马来西亚留学生身份。孩子的家长一开始十分惊讶,很意外地追问他怎么是个留学生,并对黄进泰是否能教好书法提出怀疑,“中国学生都不一定行,你能行吗?”

黄进泰用实力证明了自己“能行”。

逛一逛黄进泰的朋友圈,小半是他的书法作品。笔下很有派头,自成一体,下笔没有一丝犹豫,撇捺顺畅流动。七岁的时候,爷爷开始教他书法,一直到来中国他也没有荒废练习。“我书法挺好,我挺爱它的。”黄进泰这样表达他对书法的情感。“现在每一天我都有坚持练,就像一天不吃饭就不行的感觉,上瘾了。”

黄进泰在练习书法

黄进泰以前还会阅读一些英文书籍,现在基本不看了。他比较偏爱偏古文的东西,因为“接触的比较早,有底子”。现在上古代汉语或者一些中国经典导读的课,对他来说比较轻松。

相对于黄进泰学习中文课程的游刃有余,王大强显然缺少幼年沉淀的文化熏陶。在他的中文课班里其他留学生都是“大陆派”,只有他一个人是“留台派”。相比其他留学生,王大强没有经过在中国当地一年半或两年的语言培训,就直接就明格斯迪格斯怎么打读了本科。虽然韩语和汉语相通之处不少,但在学习汉字初期,王大强仍然感到了困难。从前在台湾环境中学习留下的繁体字书写习惯一直伴随着他,沟通中几句闽南话也会按捺不住在言语的缝隙中跳出。

王大强中文课程上完成的“征婚启事”作业,也是用繁体字书写的

当韩剧在中国女性心中量产粉红泡泡时,几年前的王大强却因为一部台湾偶像剧《放羊的星星》,对中国台湾产生了兴趣,毅然来到宝岛的台湾文化大学学习。在他心里,台湾和大陆截然不同,更自由,更热情。

为了在更好的学习氛围中锻炼自己,王大强心想:“想学真本事,还是来大陆吧。”

“欢迎你的到来”

王大强对来到大陆后的一件事印象深刻。八月的最后一天,他在KTV莫名其妙地被一个陌生男性的拳头“招呼了”,没有征兆,没有冲突,那个男人叫嚣着“老子被关了八年,老子也没怕过什么,不怕再被关”,一众日本同学中,偏偏对王大强下了手。

这是王大强来到大陆的第三天,也是入校报道的前一天。被骂“滚出中国”后,他第一次坐了警车。

线上的交流也并不令人愉悦。加入“2018北师大贴吧迎新群”后,王大强主动表明了自己的留学生身份。有一个陌生账号很快试图添加他为好友。王大强担心是广告推销,没有通过好友申请,对方就开始在好友申请里辱骂他,他感到“莫名其妙”。

尽管在中国的种种遭遇并不让人感到愉快,王大强仍然对未来保持憧憬。

王大强喜欢主持,未来也有做主持的打算。来到北京前,王大强甚至在台湾参加过综艺节目,在韩国和日本当过主持人。不久前学校主办第一届中外舞蹈大赛,他正好是四位主持人中的一个,和两个中国女生、一个苏丹男生一起,全程用中文主持。主持稿是王大强自己写好的,虽然不用脱稿,但现场的抽奖环节颁奖仪式,他们都即兴发挥。这是王大强第一次说这么长时间的中文。

王大强(左一)在中外舞蹈大赛现场

此外,王大强自称兴趣爱好之一是“挣钱”。王大强知道,亮马桥是日本人聚集的地方,但那里“缺少正宗的日料”。自己又喜欢做饭做料理,于是“给在中国工作的日本人一种家的感觉”的想法就此产生了。他和朋友合伙,由他出钱做投资,在北京的亮马桥开了一间酒吧。

在北京创业的决定,无形地延长了王大强在北京的居住时间。与亚洲人普遍的安居观念相同,王大强也不例外地透露了置业安家的意愿。在生命的前二高美美十余年,他一直漂泊在外。日本、韩国、中国、美国、加拿大,日韩混血的身份、家庭的原因加之个人的经历,他似乎是水上的浮萍,水底下的根系扎在泥里,水面上却看不清。

未来的未知既富有意趣又令人恐慌,迷茫是站在岔路口的每个人的共同心境。

黄进泰打算回马来西亚做教师。“回不回国这个选择看个人,但我应该是会回去吧。”随后他又接了一句:“我不知道。”

当初申请大学时,黄进泰专攻师范院校,申请了两绘空事所,华东师大和北师大。随着时间的流逝,黄进泰开始犹豫以后要不要读研。

在去年作为留学生新生代表发言时,黄进泰似乎给出了答案:教育事业会是他以后的归宿。马来西亚的教育环境很复杂,当地学校分为政府国民中学和华人私立中学两种。前者的建设能得到政府津贴支持,后者的教师工资却只能依靠民间或商团捐赠。兼有一些政治因素的限制,华人教育体系从建立之初就走的十分艰难。

作为马来西亚华人,黄进泰的心里一直有一个使命,他想要回国为教育事业做一些贡献。“马来西亚华人还是有的……我们海外学子回去贡献就是义务,必须尽的责任。”

远渡重洋之后,两个人生曲折回环,两根线条暂时停落在同一片土地,却从未有交汇的契机。

黄进泰说,来北师留学最大的好处就是在国外“见了世面”,体会海外生活的季节转变和人文风俗对来自赤道国家的他来说“很新鲜”。

一年一度的北京师范大学留学生之夜又要开始了,黄进泰的马来西亚同胞们每周都会在形体室里紧锣密鼓地练习精心准备的马来西亚特色舞蹈节目,他也代表马来西亚留学生会和留学生办公室协调物资,陪伴着大家彩排,等待着每年这一留学生盛会的到来。

当我们询问王大强是否会参加留学生之夜时,王大强让我打开手机看他的朋友圈。第一条便是他转发的预热推送。

他说:“欢迎你的到来。”

(本文所有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首发于2018年12月25日《京师学人》第32期杂志)

点击下方蓝色文字查看往期精选

百态丨强迫症丨未知的下一站丨小朋友丨手的故事丨理发店丨敬老院姐妹花丨买粉接机丨新租房时代丨便利店丨广场舞丨北三环舞厅丨流浪动物城丨古风歌词丨校园丨校媒狂人丨师大宿舍丨校园施工丨免费师范生丨睡眠调查丨大学生联谊丨闲笔丨人生密密缝丨茶杯头丨流言终结者丨罗曼蒂克发胖史丨初识话剧丨粤语歌丨踏雪寻梅丨广西三月三丨视野丨鬼畜丨塞尔达丨对准高楼丨艺术面前丨行走丨寂寞日本丨老城志丨历史丨乌鸦丨民国老试题丨食记丨洛桑桑杰北师大周边的糕点丨糖果测评丨在这颗行星的所有酒馆丨

  三大巨头的抱团无疑令人瞩目。周三,据报道,由亚马逊、伯克希尔哈撒韦和摩根大通联合投资的神秘新医疗保健企业有了确定的名字和发展方向,这家筹划了一年多的公司被命名为“Haven”(避风港)。与此同时,避风港还推出了一严树新个网站,并在网站上公布了该岁月是朵双生花公司CEO Atul Gawande的一封信。

  这场史无前例的抱团始于一年前。去年1月30日,亚马逊、伯克希尔哈撒韦和摩根大通发布公告表示,计划合作成立一家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医疗保健公司,旨在为员工提供高质量、低成本的医疗服务。由伯克希尔哈撒韦投资公司的投资主管托德康姆斯、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马韦尔沙利文和亚马逊的高级副总裁贝斯加雷蒂共同领导。

  自三巨头宣布联手一年多以来。这家新公司的进展一直是关注的焦点。去年6月,著名外科医生、哈佛教授和作家Atul Gawande被选中成为该公司的CEO。

  非盈利的定位很符合避风港这个名字。根据新网站的介绍,避风港希望改善医疗保健机会的获取,简化

人流后多久可以出门,武汉景点,华西证券

浏览:455
  • 文章归档